打造中國教育品牌
Create brand among China's education
深圳市博納教育管理有限公司
Shenzhen Burnham Education Management Limited
勤奮 · 求實 · 進取 · 創造

博納教育

?您一起通向成功

I was not delivered unto this world in defeat, nor does failure course in my veins. I am not a sheep waiting to be prodded by my shepherd. I am a lion and I refuse to talk, to walk.??

教育的偉大目標不只是裝飾而是訓練心靈使具備有用

的能力而非填塞前人經驗的累積

he great end of educationBut training the mind is not just a decoration
Make useful abilityInstead of stuffing predecessors the accumulation of experience
News information
新聞資訊
博納能帶給孩子們怎樣的教育?(三):高科技與莎士比亞
來源: | 作者:proc0e9bf | 發布時間: 2015-03-24 | 6242 次瀏覽 | 分享到:

編者按:
這是見報于2013年9月30日《21世紀經濟報道》人文版的一篇文章。那時正值電影《喬布斯》上映,也正值深圳博納教育創辦時刻。我們團隊有感于“硅谷詩人”喬布斯生平經歷,特撰寫這篇文章,向千千萬萬中國學子傳遞一個道理:數理化的升華離不開國學西理,高科技創新致富離不開“莎士比亞”!

“當你長大
總會有人告訴你
世界本來就是這樣
人生就是活在這個世上
盡量不常沖撞這個世界的圍墻
爭取有個溫馨的家
享享天倫之樂
攢下幾個小錢
這是一番極為有限的生活
生活天地可以更加廣闊
只要你發現一個簡單的事實:
身邊所有你稱作生活的東西
都是和你一樣平凡的人所構造
你可以改變這一切
你能夠影響這一切
你也能發展這一切
而這一切能讓別人受惠
一旦你領會
你將變成一個嶄新的人。
——喬布斯”

兩年前紐約初冬的夜晚,我的MacBook屏幕上史蒂夫·喬布斯標志性的白色平頭胡茬、黑高領牛仔褲的形像被定格在一個悲催的年限“1946-2011”。我心碎無語。聽著身旁沉醉iPad和iPhone游戲里的孩子歡笑,我似乎早預感過這一天的到來。當這位“改變一切”的人物真的謝幕,我在十月剩下的日子里,借孩子小學“詩歌月”的活動,給兩個女兒反復朗誦上面這首詩歌,記念這位高科技詩人。
早在他去世五年前的一次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上,喬布斯那副蒼老如行尸般的單薄身軀模樣就已將很多人心目中他那高富帥才氣霸氣的形象擊得粉碎,讓電視機前的我感慨青春不再。因為,對于1990年代到美國留學的我們一代人,圍繞喬布斯與比爾·蓋茨,蘋果與微軟的博弈故事,給了我們成功商業化高科技教育的一切。這一切包括了時常聞及的,喬布斯的遠見、靈氣、口才,蓋茨的勇氣、忘我、癡迷;喬布斯的品味、審美、“好藝術家創造,偉大的藝術家竊取”,“乏味”蓋茨的狠斷、市場博弈伎倆、“生存之道在于讓別人依賴你”;成就高科技必需的、蓋茨工程大師般的深度鉆研,妙手神通功夫和喬布斯心理學大師般的、個人魅力、精神領袖、大眾溝通技能和“不像在推銷”的高深營銷功底。

我們還熟知高科技歷史這段“硅谷海盜”們的“盜中盜”——喬布斯從施樂研發中心偷看來了鼠標繼而有了“瘋狂般偉大” 的Macintosh蘋果電腦圖形界面;蓋茨為喬布斯公司開發軟件繼而后來有了Windows操作系統;只是為大家所不詳的是,喬布斯還擁有同樣嗜書如命的蓋茨所沒有的頭銜。在他生命后期的幾年,眾多文人如《紐約客》資深傳媒評論人肯奧萊塔逐步認識到,喬布斯乃是高科技領域中一位“硅谷詩人”。
一首題為《致瘋狂者》的詩如今已成為美國小學天才班學生的教材,喬布斯如下寫道:
“致瘋狂者們
那些格格不入者。
那些叛逆者。
那些麻煩制造者。
那些方方的洞里圓圓的釘子。
那些另眼看世界者。
他們不喜好成規。
他們對現狀沒有尊敬。
你可以表揚他們,否定他們,引用他們,不相信他們,表彰他們和詆毀他們。
而你唯一不能做的是忽略他們。
因為他們改變事物。
他們發明。
他們想像。
他們治愈。
他們探索。
他們創造。
他們激發。
他們推動著人類向前。”

自出道以來,喬布斯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過人的言辭表達能力,他的解釋、修辭和講故事的水平。2005年第一次胰腺癌手術后喬布斯用三個簡單的故事,打動了斯坦福大學畢業典禮上在座所有人。“沒有人想死,就算想上天堂的人們也不想通過死去上天堂。然而,死卻是我們所共有的終點。”“所以,過好每一天如同這是你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天。”這番修辭頓時成為經典,他的演講并列丘吉爾、喬治·馬歇爾以及肯尼迪著名的“不去問國家為你做什么,而問你為國家該做什么”之演講成為《時代周刊》十大最佳畢業典禮演講之一。而網上能查到對喬布斯演講的專業修辭學分析數不勝數。在即將上映的好萊塢電影《喬布斯》中,我們可以通過影像領略這位奇才的生平。年青時,他的詩人氣質展露無疑。在里德學院上完一年級,為給家里節省學費輟學時,他已經和校長混熟到被允許滯留校內,隨便選課。而他選的“書法字體課”直接讓后來蘋果電腦界面充滿藝術質感。這是他的天賦。1985年,他在一次(接受《花花公子》雜志)采訪中說,這一切源自于他在中學時代“發現了莎士比亞、(威爾士詩人)狄蘭·托馬斯和所有的經典東西”。這就是一位高科技領軍人物的人文底蘊。

放眼喬布斯一生——棄子被領養、大學輟學、成就輝煌、事業大起大落到英年早逝,很難讓人置信沒有一個更高量級的主宰安排著一切,書寫了這場莎士比亞式的人生戲劇。1983年他的一句“你愿余生一輩子賣糖水,還是跟我一起改變世界”,打動了時任可口可樂公司CEO約翰·斯考利轉投蘋果電腦。爾后,兩人有過短暫的天衣無縫的創意者與管理者之合作。1985年的喬布斯處于人生的最高峰,然而,1986年在斯考利主持的董事會會議上,喬布斯被往日的摯友一個個當著面投了否決票,徹底被排擠出公司,手中僅余一股蘋果股票,儼然上演了一出背叛式莎翁悲劇。
是什么讓一個品牌打遍天下,生逢絕境又能峰回路轉?產業內不占優勢的蘋果公司,能在高科技“創意性毀滅”的殘酷環境下生存而不斷創新,除了商學界很多的研究結論外,我看到的是,喬布斯個人品牌中的人文氣息給整個蘋果公司的品牌增添了業界任何其他一人所不能增添的東西,甚至跟喬布斯既是敵手后來又是朋友的比爾·蓋茨也有所不及。品牌之所以講究人文底蘊,是因為品牌歸根結底是關于人。莎士比亞作品之所以膾炙人口是因為它們是對人性最動情的刻劃。喬布斯的人格之所以有如此魅力,除了他如同莎士比亞筆下的人物充滿傳奇外,他的人生和角色也如同哈姆雷特、奧賽羅一樣充滿缺陷。

喬布斯的好友、蘋果創始人沃茲·涅克回憶,被領養的經歷,深深刺痛和激發了喬布斯迫切想在這個世界上證明自己。而這份迫切可以讓他成為創業團隊的精神領袖,也可以讓他成為大樓的“恐怖老板”“控制狂”,而他的這份內心透在這段字里行間: “在蘋果,人們投入的是18小時的工作日。我們吸引一類不同的人們——他們不想等五年十年去讓別人去冒險,而是不惜沖昏一下頭,要去宇宙中砸下一個凹痕印記(a dent in the universe)。”“宇宙中的凹痕印記”成為了喬布斯口中最著名的經典和最著名的被誤引字句。因為這短短的詞語被編劇們加工成電影《硅谷海盜》中著名的喬布斯角色開場臺詞:
不要以為這只是一場電影…
一些轉換電子和電磁脈沖的過程…
轉化著形狀、圖形和聲音。
不,請聽我說。
我們是在宇宙中砸下印記。
不然,何必來到這里?
我們在創造一種全新的感知
就像一名藝術家或一位詩人。
修辭學在西方自亞里斯多德起就有著系統研究,可依然是一門可研究不能教的學問。是什么讓“宇宙中的印記”具有了強烈的復制性?答案只能是, 一浪接一浪的高科技領軍人物里,喬布斯少有的政治演講家式的、捕捉意境創造語匯的詩人才能。
他離去了兩年光陰。少了喬布斯的蘋果公司目前為止有驚無險。但我偶爾會恍惚他是否真的已經離去,因為唯靠創新的蘋果還在繼續,而我們今天終于知道了高科技創新所不能缺少的東西——傳奇、詩意、人文語境。這場莎士比亞戲劇仿佛遠未謝幕,因為我們還時刻感受這首《致瘋狂者》詩歌的狂想意境:
也許他們不得不瘋狂。
不然你如何能盯著一幅空白的畫板而看到一件藝術?
如何能寂靜中坐著而聽到從未寫下的歌謠?
如何能仰望紅色星球而看到車輪上的實驗室?
我們為這樣的人們制造工具。
當有些人視其為瘋子時,
我們看到天才。
因為只有那些足夠瘋狂
以為能改變世界者,
才是那些改變世界的人。

花样直播app免费下载-花样直播app下载-花儿直播app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