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國教育品牌
Create brand among China's education
深圳市博納教育管理有限公司
Shenzhen Burnham Education Management Limited
勤奮 · 求實 · 進取 · 創造

博納教育

?您一起通向成功

I was not delivered unto this world in defeat, nor does failure course in my veins. I am not a sheep waiting to be prodded by my shepherd. I am a lion and I refuse to talk, to walk.??

教育的偉大目標不只是裝飾而是訓練心靈使具備有用

的能力而非填塞前人經驗的累積

he great end of educationBut training the mind is not just a decoration
Make useful abilityInstead of stuffing predecessors the accumulation of experience
News information
新聞資訊
博納能帶給孩子們怎樣的教育(二):成功的一萬小時法則
來源: | 作者:proc0e9bf | 發布時間: 2015-03-24 | 6316 次瀏覽 | 分享到:

成功靠的是天才,機會還是勤奮?這是一個永恒的人生話題。老師與家長總是跟孩子們說,成功靠的是勤奮。擁有天份而自命不凡的人們卻總是在感嘆機會的不遇。而大家最經常聽到的總是,過來人感嘆沒有天賦一切的努力都是白搭。


假如我告訴您,每個人其實都可以成為任何一個行當的專家,靠的只是不斷的學習與時間的打磨,您會相信嗎?


哈佛大學前任本科生院院長的哈里·劉易斯回憶,1974年大學一年級的蓋茨在數學基礎課課堂后排打瞌睡時,他并沒有叫醒蓋茨。原因是蓋茨在開學幾周內便展現出數學的天才。一道連老師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課堂問題,幾天后蓋茨不僅帶著答案找上門,后來將這道題的答案寫成論文發表。而課堂上打瞌睡的蓋茨前一天忙得不是別的,正是微軟公司的第一套軟件產品。


兩獲奧斯卡最佳電影導演獎的美國電影導演史蒂文·斯皮爾伯格12歲便無需剪接用父親的8毫米攝影機一氣呵成一部9分鐘的西部片。16歲他完成了首部140分鐘的獨立電影并成功上映實現盈利。22歲他拍出了至今還堪稱經典的24分鐘學生電影《流浪》,憑借它斯皮爾伯格獲得了拍攝7部電視劇的一紙合同,從大學退學而成功打入了好萊塢。


1977年,已經從加州州立大學哲學系退學改行運輸卡車司機的詹姆斯·卡梅隆看完《星球大戰》電影之后,覺得自己能在電影特技上有所超越。當他一邊自學電影時,幸運地獲得機會來到好萊塢老派導演羅杰·科爾曼工作室里制作特技模型。由此,卡梅隆一步步地走向了自己的天才之作《終結者》、《泰坦尼克》和今天的《阿凡達》。


比爾·蓋茨、斯皮爾伯格與卡梅隆有什么共同之處?除了他們都是億萬富翁之外,他們所從事的都是高度復雜高度技術化的創意勞動,人們常常所說的藝術。那么,藝術的成功靠的是什么?


美國著名科普作家麥孔·格萊威爾德在2009年出版的新書《異類:不一樣的成功啟示錄》中,將這種專業領域里成才所需要的長時間學習與打磨規律總結為“一萬小時法則。”假如你用紙筆簡單算一下,一萬小時相當于十年里平均每天三小時的學習,實踐與打磨。


從《異類》一書去年面世,我不斷地跟朋友聊起這個“一萬小時法則”。我并不意外的是收到了非常各異的反饋。總得來說,將信將疑者居多。我的一名資深媒體同行更是徹底否定這個“一萬小時”理論,因為,她絕不相信“隨便找個人,彈一萬小時鋼琴就能成郎朗。”



確實音樂領域的公認天才一把抓的事實,似乎讓人能馬上質疑這個“一萬小時”理論。今年28歲的郎朗2歲開始學琴,8歲進入中央音樂學院附中,13歲獲得鋼琴國際大獎。今年55歲的馬友友4歲便拿起了成就功名的大提琴,7歲便為美國總統肯尼迪演奏。而且,誰又能對音樂歷史上最公認的天才莫扎特的經歷說“天才不是最重要”呢?


其實并不然,隨著大腦神經學科研究的深入,研究表明,藝術的成功中與其說“天才重要”不如說“早期天才的跡象重要”,除此之外,便是前面所講的每位音樂天才,每位藝術大師都不可逾越的“一萬小時”艱辛練習與藝術實踐!這個觀點就是麥孔·格萊威爾德一書最值得深讀的地方。


1990年德國心理學家安德斯·埃里克森針對柏林音樂學院的學生做一番研究。從五歲便擠進精英藝術學院的“天才”小提琴學員的幼年開始跟蹤他們每天練習的時間。


剛開始所有的孩子每周都練習2-3小時。到了8歲開始了分化,后來在20歲成為獨奏小提琴手的孩子開始練習得比別人更多,9歲每周練習6小時,12歲8小時,14歲16小時,20歲30小時。細心的讀者假如做一下加乘法,到20歲時成為職業獨奏小提琴手的“天才”已經積累了一萬小時的練習時間!


相比之下,到20歲未能成為獨奏樂手的“天才”只積累了8000小時的練習時間,而后來成為音樂老師的“天才”只積累了4000小時。


從這個事實看出,“早期天才跡象”故然重要,它能讓一名孩子擠進精英殿堂。而在這之后,成功便只是一個學習與勤奮打磨時間積累的程度問題。因為,在埃里克森的研究中,他們既沒有發現能夠成邁過一萬小時門檻而沒有獲得成功的“庸才”,也沒有發現能夠逃脫一萬小時而自動獲得成功的真正“天才”!


最近的心理學研究更是證明,連最公認的音樂天才莫扎特也沒能逃脫“一萬小時”的要素積累!原來,莫扎特早期的音樂作品并不算優秀。尤其是他童年的協奏曲基本上是編排其他作曲家的作品而成。而莫扎特的杰作中最早的一部竟是他21歲才寫出來。此時,莫扎特已經在音樂行當里混跡十幾年!

隨便找個人變不成郎朗,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別的,而是他堅持不了“一萬小時”。我們熟知的著名導演張藝謀說過一句話“我不是電影這個行當里最聰明的人,但我一定是里面最刻苦的人。”認識張導的人們都知道他是一位“二十四小時都是電影”的導演。當然,他也獲得了機遇的眷顧,但試想他的人生已經積累了多少個“一萬小時”?


相比之下,大洋彼岸的三位億萬富翁比爾·蓋茨、斯皮爾伯格與卡梅隆只是稍微幸運。這三位大學肄業生生長在一個并不依賴文憑,而機遇更眷顧勤奮創意者的國家。但他們三個人也從未跳過成才的“一萬小時”。


比爾·蓋茨1968年從初二開始使用美國最尖端的研究機構才能使用的分時式電腦系統,到了高一他已經給華盛頓大學的大學生當電腦輔導員。到1975年從哈佛退學創業,每天浸泡在機房超過十小時的蓋茨早已經完成了電腦編程的“一萬小時”積累。


卡梅隆的“一萬小時”來自于利用上學和卡車司機造訪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的便利條件。他通讀了當時能找到的任何一本電影書籍和南加大電影學院的每一本碩士論文!在第一次當導演前,他已經完成了多部賣座的電影劇本。


13歲開始拍電影,24歲入行的斯皮爾伯格直到1994年,在為好萊塢掙夠了幾十億美元的票房后,才憑《辛德勒名單》獲得了屬于自己的第一樽小金人。手捧小金人的他在領獎臺上用幾乎哽咽的聲音說出“請相信我,這是我第一次有這么一個金人在手里。”那一年他差一歲就五十了!

花样直播app免费下载-花样直播app下载-花儿直播app安卓下载